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词论坛 诗词论坛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_剪不断理还乱 是离愁的后一句

zmhk 2024-06-02 人已围观

简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_剪不断理还乱 是离愁的后一句       下面将有我来为大家聊一聊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的问题,希望这个问题可以为您解答您的疑问,关于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的问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_剪不断理还乱 是离愁的后一句

       下面将有我来为大家聊一聊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的问题,希望这个问题可以为您解答您的疑问,关于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的问题我们就开始来说说。

1.独上西楼 歌词

2.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句名诗出自哪朝谁写的哪首诗?

3.剪不断理还乱的全诗是什么 剪不断理还乱原文及翻译

4.李清照写过剪不断,理还乱的诗

5.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1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_剪不断理还乱 是离愁的后一句

独上西楼 歌词

       歌名:《独上西楼 》

       演唱:邓丽君

       作词:李煜

       作曲:刘家昌

       歌词: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 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有

       一番滋味, 在心头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 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有一番滋味

       在心头,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有一番滋味, 在心头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 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有

       一番滋味, 在心头

扩展资料:

       《独上西楼》,由李熠作词,刘家昌作曲,邓丽君演唱的一首歌曲,收录在专辑《淡淡幽情》中,发行于1983年。

       专辑《淡淡幽情》,共收录12首歌曲。该专辑曲目由古月、翁清溪、刘家昌、黄沾等八位作曲人根据中国古典诗词谱曲。

       专辑曲目:《独上西楼》、《但愿人长久》、《几多愁》、《芳草无情》、《清夜悠悠》、《有谁知我此时情》、《胭脂泪》、《万叶千声》、《人约黄昏后》、《相看泪眼》、《欲说还休》、《思君》。

       歌曲简谱:

       百度百科—独上西楼

       百度百科—淡淡幽情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句名诗出自哪朝谁写的哪首诗?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的大意为那剪也剪不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乱如麻的,正是亡国之苦。那悠悠愁思缠绕在心头,却又是另一种无可名状的痛苦。出自唐代诗人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原文: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唐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译文:

       默默无言,孤孤单单,独自一人缓缓登上空空的西楼。抬头望天,只有一弯如钩的冷月相伴。低头望去,只见梧桐树寂寞地孤立院中,幽深的庭院被笼罩在清冷凄凉的秋色之中。

       那剪也剪不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乱如麻的,正是亡国之苦。那悠悠愁思缠绕在心头,却又是另一种无可名状的痛苦。

扩展资料:

       创作背景

       975年(开宝八年),宋朝灭南唐,李煜亡家败国,肉袒出降,被囚禁待罪于汴京。宋太祖赵匡胤因李煜曾守城相拒,封其为“违命侯”。李煜后期词作多倾泻失国之痛和去国之思,沉郁哀婉,感人至深。《相见欢》便是后期词作中很有代表性的一篇。

       李煜的这首词情景交融,感情沉郁。上片选取典型的景物为感情的抒发渲染铺垫,下片借用形象的比喻委婉含蓄地抒发真挚的感情。整首诗铿锵有力,恰当地表现了词人悲痛沉郁的感情。

参考资料:

百度百科-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剪不断理还乱的全诗是什么 剪不断理还乱原文及翻译

       原文: 相见欢① 作者: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②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③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④ 注释 ①此调原为唐教坊曲,又名《乌夜啼》、《秋夜月》、《上西楼》。李煜此词即有将此调名标为《乌夜啼》者。三十六字,上片平韵,下片两仄韵两平韵。 ②锁清秋:深深被秋色所笼罩。 ③离愁:指去国之愁,离别忧愁。 ④别是一般:另有一种。 品评 词名《相见欢》咏的却是离别愁。此词写作时期难定。 如系李煜早年之作,词中的缭乱离愁不过属于他宫庭生活的一个插曲; 如作于归宋以后,此词所表现的则应当是他离乡去国的锥心怆痛。 起句“无言独上西楼”,摄尽凄惋之神。“无言”者,并非无语可诉,而是无人共语。由作者“无言”、“独上”的滞重步履和凝重神情,可见其孤独之甚、哀愁之甚。本来,作者深谙“独自莫凭栏”之理,因为栏外景色往往会触动心中愁思,而今他却甘冒其“险”,又可见他对故国(或故人)怀念之甚、眷恋之甚。 “月如钩”,是作者西楼凭栏之所见。一弯残月映照着作者的孑然一身,也映照着他视线难及的“三千里地山河”(《破阵子》),引起他多少遐想、多少回忆?而俯视楼下,但见深院为萧飒秋色所笼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这里,“寂寞”者究竟是梧桐还是作者,已无法、也无须分辨,因为情与景已妙合无垠。 过片后“剪不断”三句,以麻丝喻离愁,将抽象的情感加以具象化,历来为人们所称道,但更见作者独诣的还是结句:“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诗词家借助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来表现离愁时,或写愁之深,如李白《远离别》:“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愁古”; 或写愁之长, 如李白《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或写恋之重,如李清照《武陵春》:“只恐双溪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或写愁之多,如秦观《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李煜此句则写出愁之味:其味在酸咸之外,但却根植于作者的内心深处,无法驱散,历久弥鲜;舌品不得,心感方知。因此也就不用诉诸人们的视觉,而直接诉诸人们的心灵,读后使人自然地结合自身的体验而产生同感。这种写法无疑有其深至之处。 《相见欢》又名《乌夜啼》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有人说,在我国历史上,如果少了象李煜这样一个皇帝人们也许不会太在意,但是,如果少了象李煜这样一位词人恐怕就会给后人留下一些遗憾。此话看来,很是在理。 李煜是五代十国时期的南唐后主,词作远过于他在位期间的作为,尤其是亡国以后的词作相当沉痛、深切和凄恻动人,如果撇开思想内容,仅就艺术技巧来说,大部分词作已经达到了词的最高境界,特别是小令。这首《相见欢》又名《乌夜啼》便是他自述囚居生活,抒写离愁的力作。此词上片写景,下片抒情,情景交融,感人至深。 首句“无言独上西楼”看似平淡,意蕴却极为丰富。“无言”并非真的无言,从一个“独”字便可看出,是无人共言。登“西楼”,词人可以东望故国。仅六字,一下子简练的勾勒出主人公的凄惋、悲苦的神态。 接着“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用月光笼罩下的梧桐突出环境的寂寞清冷,用“深”字用得极准确,极通俗,真可谓境界全出。上片十八字共写了四项内容,即人物、地点、时间、季节,虽然只是疏笔勾勒,但却是一副非常美丽的图画,而且背景极为广阔,读之使人如身临其境,正如王国维《人间词话》言:“一切景语皆情语。” 下片具体写离愁,是词的旨意所在,也是这首词写的最深刻的地方。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像波涛汹涌,把全篇推向高潮。离愁本身是一种抽象的思想情绪,它能感觉到,但却看不见,摸不着,要对它本身作具体描写,确实非常困难。然而,在这首词中,词人通过比喻使之变得具体可感,而且表达得如此贴切、自然,以至成为千古名句。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又用了一个比喻,写离愁的另外一个境界,即人对它的具体感受。这种感受是不可名状的,不知是什么滋味,它既不能用酸、甜、苦、辣之类滋味来概括,也不能用任何一种具体东西的滋味来比拟,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只能称之为“别是一般滋味”,亦即稼轩词所谓“欲说还休”,可见词人体验之深,愁情之苦。 《相见欢》广为流传。全词区区三十六个字,同一首七绝差不多,但在这简短的篇幅中,词人却把离愁的愁人、缠人写得无比深刻,凄凉、寂寞、孤独的心情袒露得栩栩如生,感人至深,读者为之泪下: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栏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李清照写过剪不断,理还乱的诗

       1、原文:《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作者李煜 朝代五代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2、翻译:

        默默无言,孤孤单单,独自一人缓缓登上空空的西楼,抬头望天,只有一弯如钩的冷月相伴。低头望去,只见梧桐树寂寞地孤立院中,幽深的庭院被笼罩在清冷凄凉的秋色之中。那剪也剪不断,理也理不清,让人心乱如麻的,正是亡国之苦。那悠悠愁思缠绕在心头,却又是另一种无可名状的痛苦。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1

       诗词名:相见欢①

       作者:李煜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②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③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望回答被采纳,谢谢!)

       相见欢①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②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③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④

       注释

        ①此调原为唐教坊曲,又名《乌夜啼》、《秋夜月》、《上西楼》。李煜此词即有将此调名标为《乌夜啼》者。三十六字,上片平韵,下片两仄韵两平韵。

        ②锁清秋:深深被秋色所笼罩。

        ③离愁:指去国之愁。

        ④别是一般:另有一种。

       品评

        词名《相见欢》咏的却是离别愁。此词写作时期难定。如系李煜早年之作,词中的缭乱离愁不过属于他宫庭生活的一个插曲,如作于归宋以后,此词所表现的则应当是他离乡去国的锥心怆痛。起句“无言独上西楼”,摄尽凄惋之神。“无言”者,并非无语可诉,而是无人共语。由作者“无言”、“独上”的滞重步履和凝重神情,可见其孤独之甚、哀愁之甚。本来,作者深谙“独自莫凭栏”之理,因为栏外景色往往会触动心中愁思,而今他却甘冒其“险”,又可见他对故国(或故人)怀念之甚、眷恋之甚。“月如钩”,是作者西楼凭栏之所见。一弯残月映照着作者的孑然一身,也映照着他视线难及的“三千里地山河”(《破阵子》),引起他多少遐想、多少回忆?而俯视楼下,但见深院为萧飒秋色所笼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这里,“寂寞”者究竟是梧桐还是作者,已无法、也无须分辨,因为情与景已妙合无垠。过片后“剪不断”三句,以麻丝喻离愁,将抽象的情感加以具象化,历来为人们所称道,但更见作者独诣的还是结句:“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诗词家借助鲜明生动的艺术形象来表现离愁时,或写愁之深,如李白《远离别》:“海水直下万里深,谁人不言此愁古”; 或写愁之长, 如李白《秋浦歌》:“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或写恋之重,如李清照《武陵春》:“只恐双溪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或写愁之多,如秦观《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李煜此句则写出愁之味:其味在酸咸之外,但却根植于作者的内心深处,无法驱散,历久弥鲜;舌品不得,心感方知。因此也就不用诉诸人们的视觉,而直接诉诸人们的心灵,读后使人自然地结合自身的体验而产生同感。这种写法无疑有其深至之处。

       好了,今天关于“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的话题就讲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介绍对“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的下一句”有更全面的认识,并且能够在今后的实践中更好地运用所学知识。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需要进一步的信息,请随时告诉我。